rss订阅 手机访问 
创世文献
日期:05/06/2013 17:16:39 作者: 点击:4739
日期:01/04/2010 05:10:07 作者:龙四公主 点击:10992
日期:12/23/2009 22:33:35 作者:龙四公主 点击:17799
我是1999年就玩UO一直到2003年,5年前因为个人原因与UO告别.虽然不能玩UO,但心里很惦记.
日期:05/09/2008 13:11:26 作者: 点击:8287
Iphone的UOML版本主题. 今天闲着没事.做了个Iphone主题.如果你有Iphone的话,不妨试试这款UOML版本的Iphone主题 效果
日期:01/30/2008 08:02:33 作者:家穷人丑 点击:8827
跟大家介绍下所谓的FM工会:
日期:08/20/2007 10:36:19 作者:家穷人丑 点击:7932
A
时间之钟停摆,能量被迫聚集在某处,不得释放,欲望仿佛变的无法实现,唯有信仰支持着一切活动的可能
B
“噢,天那,你又在发呆了。”厨娘瑞蓓卡拿着面棍在桌上敲了敲,示意我面前的苹果派再不吃下去就要变化石了。
“因为实在太好吃了,需要细嚼慢咽,对吧,我亲爱的瑞蓓卡:)”。我拿起苹果派乖乖地大口咬着,边忙不迭笑咪咪的赞赏瑞蓓卡的厨艺。她显然知道我心不在焉,仍然乐于听到赞赏,于是朝我笑了一下,转过身去收拾餐具。
“今天还是不出门吗?”好心的厨娘总是关心我的生活。
日期:03/25/2007 12:14:31 作者:4°离花 点击:11993
站在山颠眺望远方,永远是一件能让人遗忘尘世的事情。
当生活变得不再那么有趣的时候,我们总是祈求缪斯们给予灵感,或者,至少赐予我们一些幻想,以期能够再次的面对那些世俗的琐事,来摆脱因为随这些而来的烦躁与不安。身为一个吟游诗人,对于这些,我已是熟若无睹了——是不是,我也已然陷入了这个漩涡?
我来到索沙利亞已经多久了?我如此的问自己。我苦苦思索,但是却得不到一个答案。尘封的旧时记忆早已淡却,被掩埋在一次又一次的游历的碎片当中。也许,我是诸神创世时就被诞生的一份子呢?我如此的自我解嘲。是否是
日期:03/25/2007 12:13:17 作者:Everyman 点击:6027
一次又一次的倒下又一次又一次的生还然后再倒下,老黑爹似乎在用我们这些无以计算的死亡数字来证明它无可战胜。拖出老黑爹那似乎是一成不变的血条,加上那随时都有可能召唤出来的帮凶,绝望时时涌上心头。
看着雷一次次的冲进去,又一次一次的退出来。梦梦似乎也在用它的生命捍卫着自己的尊严,一次又一次的all come也无法唤它回头,左冲右突,始终还是败在了老黑爹的手下,怪物们在嘲笑着我们的不自量力。老黑爹总在我点燃希望的时候使出它的必杀:心灵+地狱火,它要用那顷刻间的死亡方式掐灭我的希望之火。死亡固然可怕
日期:03/25/2007 12:12:13 作者:hillin 点击:5847
“我一直在做一个梦,”我望着她的眼睛,在她灰绿色的眸子中看见自己消瘦的影子,“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反反复复重复的做这个梦。”
“哦?”她挑了挑眉,左手轻轻拂去我脸颊上的头发,温柔地对我笑笑,“什么梦呢?”
我的两只手绞在一起,我试图从记忆中重温这个让我迷惑和不安,但是却熟悉得不能再熟的梦境。“我梦见自己千里迢迢来到不列颠城,为赴一个约会。可是我并不知道对方是谁。梦中,每次我都坐在旅馆的窗前等他的到来,小桌子上铺着我很喜欢的绿色的方格子桌布。窗外是大海,一望无际的蓝色,有白色的帆船驶过,
日期:03/25/2007 12:10:37 作者:迦香 点击:6683
——真正能把它展现出来的,除了这城市的雾霭以外,也许是旅行了。
    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站在荒郊野外不知归途了。
    对方向似乎有天生的免疫力,无论如何不会被任何一个方位病毒感染。
    书包里放的地图几乎可以集成一本厚厚的地图册,拿在手里,摩挲着昏黄的羊皮纸,褪色的河川与山脉依然矗立在纸的另一面。
 
日期:03/25/2007 12:07:53 作者:4°离花 点击:4642
春天很短。
一阵风才吹出了树芽,那绿就被下一阵风刮旧了。
夏天仓皇而至。
才六月,空气就燥热得不象话了。
一连数日的艳阳高照。
心芒的家在瀑布旁边,她和迦香喜欢在房子边的空地上野餐,然后头靠头地躺在草地上,有时候就那么一句话也不说地呆整整一个下午。
迦香从上方探过身子,淡淡的影子投在她的脸上,遮了一点阳光。
她用微眯着的眼斜睨着迦香。
“我想杀了你。”
“那么动手吧,”她闭上眼,挺着脖子往前送了送,“我没有处决自己的勇气,这
日期:03/25/2007 12:06:58 作者: 点击:6553
激烈的敲门声伴随着叫喊和哭泣,在清冷的夜里格外的刺耳,这些声音在这空旷的水晶森林的深处扩散着,仿佛被萧索的夜风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迦香枕着她的胳膊,被汗水浸湿的卷发凌乱地散开。欢娱过后,空气中那微微的欲望的气味渐渐散开,了无痕迹。
“你怎么不去开门?”她问迦香。声音低沉、优雅。
迦香听见自己内心的摇摆,她试图起身去开门,去把门外的那个女人死死搂住,去亲吻她的唇安抚她,去擦干她脸上的泪水。但是最后,她什么也没做,仍然一动不动地躺着,任那迷迭之香在黑暗中蒸腾。
“她
日期:03/25/2007 12:05:11 作者: 点击:8746
呵呵,这是三年前我在STAC站玩的时候写的小故事,刚回去重温论坛翻出来了,发现那时候还算是个小P孩的我实在可笑得紧^^!
STAC UO,偶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教育网中的uo乌托邦,那时候,偶还年轻……/:$
                 
日期:03/25/2007 12:01:52 作者:rainycry 点击:9872
永失我爱
前记
    嘉是铮的朋友,可是说起他们恋爱的过程,却一点也不浪漫,铮甚至都不记得他们是什
么时候,什么地点走到一起的。嘉也经常抱怨,说铮一点也不浪漫,让她一丝心跳,激动
的感觉也没有。每次这样,铮就笑嘻嘻地对她水:“那我们分手,让我在追你一次,给你这样的感觉。”她就半笑半怒的打他,小嘴一撅:“你小子肯定是对其他女孩有意思,找个借口甩掉我罢了,不上当,不分。”虽然经常拌嘴,担每次都
日期:03/25/2007 11:58:27 作者: 点击:11588

在UO的很多群中都可能发生过这样的事,很多人甚至因此愤愤不平离开某一群体,看了叉子的这篇文章深有感概。也许会启发很多人。
--------BY VPN
我的一点牢骚
我由于学习的关系。平常玩的少。但是假期有充裕的时间来玩UO。所以平常大家怎么样我不能枉做评论。所以说的都是暑假里的事。难免有些片面和武断。这里先向各位道歉了。。并声明:请勿对号入座。
  首先不知道大家玩UO多久。问着个问题不是要按资排辈,
日期:03/25/2007 11:57:02 作者:CF叉子 点击:5893
(作者不明)
一、网络,我们都在同一个方向迷失
在小说家雅克·德里达的名作《明信片》中,以一种讽喻式的笔法敲击着网络电信时代精神文明的暮钟。与我们一样,他也是通过键盘敲打出来的那些文字,也许是他的轮椅令他的屁股坐立不安又或是屏幕视觉引发的疲劳综合症,人一痛苦,就会有哲学式的思考。
我不知我的轮椅怎么了,在我敲打关于网络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想起了德里达,想起了明信片。我没有确切地读懂那本小说所要表达的是什么,但我知道我们身边的很多物事,一如明信片
日期:03/25/2007 11:54:26 作者: 点击:12187
序 诞生
巫术统治的世界
被宝石的碎片禁锢
远古巫师蒙丹的灵魂
腐蚀着索沙瑞亚的土地
曾在另一个碎片中诞生
却最终在混乱的空间中消亡
生命脆弱如尘埃飘散
记忆随影渐淡
我只是一个游走世界的行者
如今却找到了新的归宿
永恒宝石的碎片
折射出希恩的光芒
诞生,为旧世界默哀的典礼
一个远古的行者
重新踏上征程
日期:03/25/2007 11:53:26 作者:色彩 点击:3506
(首先应该感谢大家能够继续关注。)
(以前的备份的不是很全,尽量保证完整。)
成长在希恩的天空下
原创
我出生在一个小村子里。从小就听人讲B城B城的,所以我一直认为那就是B城。直到那个人出现(因为我也不记得他的名字,所以我一直对他有点愧疚的感觉)。
我每天的生活很简单,就是在城里抓老鼠度日。毕竟年龄小,没有什么谋生的技巧。但是我知道我是法师的最好人选。偶然的一次,我发现我可以和小动物做朋友,毕竟自己不再是孤独的一个人,可以和小猫小狗
日期:03/25/2007 11:51:14 作者:Ame 点击:11361
谁能告诉我,该怎样面对这个该死的泥潭,我处身其外时,我忽视它所蕴含的神奇力量只是----后来对它的狂热,飞娥扑火般地执着,直至毁灭……青儿是我的女友,迷上了一个网络游戏,青儿喜欢给我描述她在游戏中的感受。在此之前,我这个自侍清高的家伙,对玩泥巴过家家似的那种游戏一直不屑,那是浪费时间,浪费感情。青儿经常说我冷血,她试图通过她的描述,让我对这个游戏产生兴趣。
我的信箱里每隔几天,就会有青儿的——她把这些称作UO日志,记录一些她在UO印像深刻的经历。我们见面的机会更少得可怜,可恶
日期:03/25/2007 11:39:57 作者: 点击:37338
  • 1/2
  • 1
  • 2
  • »
内容分类